“深農改”病在何處
2019-06-11 全球品牌網  郎咸平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昨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深化農村改革綜合性實施方案》,提出了以保護農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利為核心,以明晰農村集體產權歸屬、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為重點的一系列農村深化改革措施。其中,重點提出了加快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的規劃。

我國歷來“重農”,可是我們的農業依舊面臨重大危機,農民的利益為何得不到保護?我在《我們離幸福還有多遠》一書中分析了小農利益問題背后的根本原因,現在和大家分享。

一、農業產業鏈的6+1環節

首先大家看一個數字,目前中國全部農村人口是9.5億,其中有2.69億農民工,這2.69億差不多是農村所有的精壯勞動力了,農村剩下的都是老人、婦女和兒童。這些勞動力在將來會把自己的家人陸續接到城市里來,隨著農村人口的逐步減少,農業的集約化、機械化過程無可避免。另一方面,種糧食也確實不需要那么多勞動力了,隨著機械化耕作的推廣,一個壯勞動力完全可以耕種100畝耕地。目前這種包產到戶,人均一兩畝的土地分配方式已經阻礙了生產力的進一步發展。

并且在目前我國普遍的包產到戶的模式下,農民分散為一個個原子化的生產者,在整個農業生產鏈條中沒有任何話語權與定價權,只能做附加值最低的環節,而別人控制了絕大部分利潤。

QQ圖片20151103152722.png

我曾反復談到制造業產業鏈的6+1環節,“1”是制造,“6”是產品研發、原料采購、倉儲運輸訂單處理、批發跟零售等六大塊。我們中國的制造業只做“1”這個制造環節,屬于價值洼地,它的附加價值非常低,而歐美各國通過掌控制造業產業鏈其他六大高附加值環節,得到了高額利潤。農業同樣也是一個6+1的產業鏈格局,其中“1”是農業生產,屬于價值洼地;“6”是種子、農藥化肥、農業機械、倉儲運輸、農產品加工跟銷售,是高附加值的環節,并且已經大多數為外資所掌控。例如蔬菜種子50%是外資所掌控,47%的鉀肥要靠進口,40%的農藥是被外資所掌控。

我國為什么提出發展多種形式的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理念,提出加強農民合作社規范化建設,就是希望農民集體組織將農業的6+1產業鏈整合起來,讓農民最大程度獲得農業全產業鏈的收益。

二、美式超級農場模式不可取

我國的農民集體經濟組織該如何發展?目前我們面臨兩個選項,第一個是以美國、阿根廷為代表的超級大型農場模式,另一個是以歐洲、日本、中國臺灣為代表的小型合作社的模式。我是堅決反對美式的大型農場模式,而提倡學習歐洲、日本的小型合作社模式。為什么?因為農產品一旦被超級農場所壟斷之后,對消費者是極其不利的。

我以豬肉為例,全世界有160個國家是不許使用瘦肉精的,但是瘦肉精在美國卻是合法的,為什么?就是這些大型農場通過政治游說,使得美國的立法機構允許豬肉生產商使用瘦肉精。雖然環保團體多次向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提出抗議,但都石沉大海沒有下文。

美國的大型養牛場一般有30—50萬頭牛,控制著美國75%的牛肉生產,而美國的四大食品公司(CARGILL,CONAGRA,TYSON,SMINTHFIELD)控制著美國84%的牛肉加工。行業高度集中的后果是,美國的牛肉是全世界質量最差、問題最多的。各種惡性牛類疾病基本上都是在美國出現的,根本原因是,牛天生吃草,吃草的牛要2—3年出欄,但美國的牛喂玉米,一年半就可以出欄。牛胃消化不了玉米,容易生各種疾病,于是就在飼料里面加各種抗生素,殘留在牛肉當中,被消費者吃下肚了。

更可怕的是什么?這些超級農場長期把牛骨磨成粉,加入到牛飼料當中去,也就是說讓牛吃牛,從而產生了瘋牛病。瘋牛病最早在英國大養殖場發生,后來傳到美國。1997年,美國FDA宣布禁止用牛骨粉喂牛,但可以喂其他的家禽家畜。于是衍生出來,用牛骨粉養雞、養豬,再用豬骨和雞骨來喂牛,轉了一圈還是牛吃牛,安全隱患依然存在。到了2003年,美國、加拿大又爆發了嚴重的瘋牛病疫情,很多國家,包括澳大利亞、日本、韓國等都禁止進口美國牛肉。于是這些超級農場通過政治壓力迫使日本、韓國屈服,有條件地開放進口。你能不能想象到這些農場的實力有多強大?

作為對比,我們看下圖,各國小農場提供牛肉的比重。美國的小農場生產牛肉只占25%,而歐洲98%的肉牛飼養主體是農戶,平均每戶規模48頭,供應了整個市場74%的牛肉。日本養殖10頭以下肉牛的農戶供應的牛肉占整個市場的75%。

QQ圖片20151103152716.png

三、歐洲、日本的農民合作社模式

首先來談一點,為什么農民要加入合作社。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農民需要通過合作社來對抗市場風險。前面說了,農戶一般都處在農業6+1產業鏈的中間生產環節,生產開始之前,需要向市場采購種子、飼料、化肥、農藥乃至農用機械等必要的生產資料;而完成生產之后,則需要面對加工、銷售等產業鏈下游的問題。因此,農民作為個體直接面對市場具有非常大的風險,并可能因為缺少議價能力而被上下游的大公司所盤剝。加入合作社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改變個體農戶的弱勢地位,讓他們聯合起來對抗市場風險和壟斷性企業,對上游可以在購買種子、肥料跟農藥時爭取一個更低的價格,對下游可以更加準確地預測銷售量價格波動,從而更準確地做出生產調整。

下面我就以德國為例,看看它的合作社是具體如何運作的。德國擁有各類合作社近3000個,銷售收入高達445億歐元,生產范圍包括乳制品業、牛肉豬肉業、葡萄酒業、蔬菜水果業等。加入者一般按擁有的土地面積一次性向合作社交款,款項主要用于合作社的基本建設,比如建廠房、冷藏室、購買制冷機、運輸車等。收獲季節來臨的時候,合作社會收集會員的農產品,并利用設備對農產品進行分類和包裝,然后按之前簽訂的合同將農產品送往市場或超市進行銷售。面對市場需求的變化引發的淡季和旺季,有條件的合作社會將部分產品速凍儲存或加工成罐頭。而在農閑季節,合作社的工作人員會直接和超市、批發商場聯系以了解市場行情,幫助會員制訂來年的生產、種植計劃。此外,合作社還會對購買種子、播種、儲存、銷售等工作制訂計劃,以避免盲目性。因此,德國農民合作社有力地改變了農民的弱勢地位,使農民切切實實分享到了農產品6+1產業鏈的各個環節的利潤。

再來看日本。日本80%的農副產品由農協銷售,90%以上的農業生產資料由農協提供,農戶所需資金的絕大部分也靠農協信用部門提供。政府的農業政策,也需要通過農協系統來貫徹實施。由于合作社充分代表了農民的利益,日本政府通過立法和政策給合作社提供全面支持。例如自民黨就一直用優惠政策和資金扶持幾乎覆蓋所有日本農民的合作組織Nokyo,而后者為農民提供了從生產資料購買、農業信貸、住屋維護、超市配售甚至喪葬等全方位的服務。

這些年我國開始重視對農民合作社的建設,加大對農業的補貼、規范力度,但是目前我國專業化的農民合作社還是太少了。而其中已形成規模的,在市場上有定價權,能夠跟商業資本平起平坐的就更少了。根據2013年的統計數字全國有98萬多個合作社,平均每個合作社下邊有80個農民。這就意味著,全國只有少數農民參加了合作社,因此我們的合作社還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

同時我們必須重視細節層面的制度設計,想辦法通過政策扶持,把一些專業化的合作社做大做強。

郎咸平歡迎與globrand(全球品牌網)作者探討您的觀點和看法,郎咸平教授于1986年獲得賓夕法尼亞(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大學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財務學博士學位,曾經執教于多家知名的商學院,其中包括沃頓商學院、密歇根州立大學、俄亥俄州立大學、紐約大學、芝加哥大學等。郎博士現任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系講座教授。郎教授曾擔任世界銀行公司治理顧問,現任深交所公司治理顧問和香港政府財經事務局公司治理項目顧問。 博客:http://blog.sina.com.cn/jsmedia 官網:http://www.jsmedia.tv/ 本專欄由郎咸平先生授權全球品牌網建立,未經許可嚴禁轉載或私建專欄,違者必究!(與我聯系時,請說明您是在“全球品牌網”看到這篇文章的。) 進入郎咸平專欄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