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如此動蕩,市場風險如何應對?
2019-06-11 全球品牌網  巴曙松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國商業銀行風險管理的重點長久以來都是以信用風險為核心的,市場風險則源于利率、匯率等市場波動因素的長期管制而被相對忽視。在微觀審慎層面,當前大多數流動性監管和監測指標仍與完善的、與金融市場和宏觀經濟波動掛鉤的動態監管指標相去較遠。隨著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商業銀行金融市場參與程度的提高,有必要借鑒巴塞爾協議、重視市場風險的控制以及通過央行構建的“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政策框架在宏觀審慎視角下考察商業銀行的風險管理水平。

金融危機爆發時,盡管許多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仍然維持在較高水平,但由于突發的流動性頭寸缺乏也同樣使得這些“健康”的商業銀行面臨著較高的風險暴露。在現有的監管體系中,大都使用微觀審慎的監管框架,因此對于系統流動性風險很難形成實際意義上的監管。2016年起,央行將差別準備金動態調整機制“升級”為宏觀審慎評估(MPA)。宏觀審慎政策以防范系統性風險為核心,通過既定指標從宏觀、逆周期及跨市場的視角評估和防范風險,識別金融風險跨行業、跨部門、跨市場分布及金融體系順周期性對風險的放大,從而達到金融穩定和經濟平穩發展的最終目標,其已成為全球范圍內金融監管和宏觀調控框架改革的重心,央行提出探索建立“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政策框架,積極探索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的協調配合,同時MPA作為“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的金融調控政策框架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商業銀行的市場風險監管之路

2004年銀監會先后公布了《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管理辦法》和《商業銀行市場風險管理指引》。并在2007年對《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管理辦法》進行了修訂。《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管理辦法》對市場風險資本監管要求做出規定,明確要求交易賬戶總頭寸高于表內外總資產的10%或超過85億元人民幣的商業銀行對市場風險計提相應的監管資本。規定商業銀行可以使用標準法或在銀監會審批情況下使用內部模型法計量市場風險資本。《商業銀行市場風險管理指引》對商業銀行建立市場風險監管體系做出了一系列基本要求和指導性建議,分別從董事會和高級管理層的有效監控,市場風險管理政策和程序,市場風險的識別、計量、監測和控制,市場風險資本要求,內部控制與外部審計五個方面提出了市場風險管理要求。以此我國商業銀行市場風險資本監管框架已經初步形成。2009年,人民銀行開始系統研究宏觀審慎政策框架。2011年,我國引入差別準備金動態調整制度,并在2015年將其升級為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當年又將外匯流動性和跨境資金流動納入了宏觀審慎管理范疇。2017年中國金融學會學術年會暨中國金融論壇年會進一步提出“探索建立’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政策框架”,新監管指標的納入以及規定的實施,特別是MPA(宏觀審慎評估體系)的正式考核,開始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對銀行資產負債表管理能力要求提高。

二、如何計量市場風險資本?

湖北快32010年銀監會在初步框架的基礎上,發布《商業銀行市場風險資本計量內部模型法監管指引》,全面反映了2009年巴塞爾市場風險監管框架修訂中的新變化,分別從定性要求和定量標準兩個方面對商業銀行基于VaR模型法進行市場風險資本計量做出指導,明確了商業銀行使用內部模型法計量市場風險資本時應該達到的基本標準以及監管要求。至此,我國市場風險監管框架下市場風險模型法資本要求基本和巴塞爾框架下對市場風險模型法的要求一致。

三、我國商業銀行市場風險監管框架的持續完善

2011年以來銀監會借鑒并吸收巴塞爾II和III,并結合中國銀行業的實際,制定了《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并于2012年6月正式頒布,進一步對市場風險的標準法和內部模型法做出明確要求和詳細規定。規定商業銀行可以采用標準法、內部模型法或組合采用內部模型法和標準法計量市場風險資本要求。采用內部模型法計量的資本要求不應低于其與按標準法計量的資本要求之和的50%。同時,標準法下特別針對承銷業務和交易賬戶信用衍生產品做出了規定,要求每日計提采用包銷方式的承銷業務市場風險資本要求,交易賬戶信用衍生產品應轉換為相關信用參考實體的本金頭寸,并使用其當前市值計算利率風險的市場風險資本要求。內部模型法吸收了《商業銀行市場風險資本計量內部模型法監管指引》中的大部分監管要求,并對特定風險和新增風險資本計提做出了更為詳細的要求。定義新增風險為與利率類及股票類產品相關而未被風險價值模型計量的違約和評級遷移風險,要求采用內部模型法計量特定風險的商業銀行應同時使用內部模型計量新增風險資本要求,持有期為1年,置信區間為99.9%,至少每周計算一次,同時需要充分考慮產品或組合的流動性期限。但《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對于新增風險的處理并沒有明確證券湖北快3化產品和非證券化產品的區別,也并未涉及關聯交易產品特定風險的處理,可能是考慮我國商業銀行市場風險頭寸少,并且產品結構簡單的實際情況。

四、商業銀行市場風險管理和監管——“陽光總在風雨后”

以往監管部門的基本思路是借鑒巴塞爾協議鼓勵商業銀行審慎運用VaR法計量市場風險。從上市銀行年報或半年報的情況看,商業銀行不斷學習市場風險管理的方法、模式及公司治理機制,不少大型銀行已經開始具體實施。工商銀行、中國銀行、招商銀行等都已經明確區分了交易賬戶和銀行賬戶識別市場風險,在計量方式上主要運用風險價值、敏感度分析、敞口分析、壓力測試等多種方法。特別是大型銀行的市場風險計量方式和模型已經得到不斷完善,現階段已經開始建立以VaR為核心的市場風險計量與管理系統。

但是我國銀行由于商業化經營時間不長、市場化程度也不高,在技術、數據、人才等方面的差距約束了模型法在我國商業銀行的應用。同時后危機時代我國商業銀行處于復雜多變的國際金融環境之中,同時面臨著利率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的挑戰,以及金融創新和銀行經營改革不斷深化的國內市場環境,導致商業銀行所面臨的市場風險種類和規模持續增長,商業銀行有必要對宏觀經濟變化保持警惕,定期跟蹤經濟周期的發展變化動態,逐步建立起相應的管理機制

主要參考文獻:

[1]巴曙松.我國商業銀行對巴塞爾協議市場風險框架的應用[J].中國經濟時報,2013-01-22[2]李波.以宏觀審慎為核心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N].第一財經日報,2016 - 02 - 05.[3]張建華,賈彥東.宏觀審慎政策的理論與實踐進展[J].金融研究,2012,( 1) : 20 - 35.

查看 巴曙松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